和而不同
Diversity in Harmony
 
邱黯雄 陈劭雄 孙逊 佟飙 吴俊勇
Qiu Anxiong   Chen Shaoxiong 
Sun Xun   Tong Biao   Wu Junyong
 
 
展览时间:2012年05月25 – 2014 年07月25日
开幕:2012年05月25日,15:00 – 19 : 00
(周二至周日 10:30-18:00)
展览地点: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365号天俊阁5楼
策展人:罗庆民
策划 / 主办:5楼艺术空间
 
Duration:2012.05.25-2014.07.25 (Tue.-Sun. 10:30am-6pm)
Opening:15:00-19:00, May25th
Venue:5F, No. 365 Tianhe Rd., Tianhe Dist., Guangzhou, Guangdong
Curated / Hosted by:5art space
Curator:Luo Qingmin
 
 
和而不同
 
罗庆民
 
因对中国传统文人画精神的向往,也因对水墨的特殊情怀,更因对全球化语境下艺术创作的再思考,这个展览由陈劭雄、佟飚、邱黯雄、孙逊和吴俊勇五位艺术家的作品构成。恰巧的是,这五位艺术家在其艺术教育背景中都非出自中国画专业,在他们多年的艺术实践中分别使用不同的媒介并执着于不同的方向,他们不停地转换各种方式寻找属于自己个人的独特语言,力图创造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以表达他们在当今社会的感受和思考。他们的工作应验了阿兰·巴迪欧所指出的“每一种艺术都由一个混杂的形式发展而来,而这一混杂的逐步提纯的过程使一种特殊的艺术真理及其消亡殆尽的历史得以成形。”
 
陈劭雄的《墨水东西》、孙逊的《主义之外》、吴俊勇的《摘桃记》都使用了中国宣纸和水墨材料以及传统的方法来创作,然后将这些画作汇编,经由计算机软件和数字技术的处理转换成影像并配以声音,最后成型为单屏或多屏的录像作品。邱黯雄的《民国风景》则使用西方的丙烯颜料和画布画成中国画样式,并边作画边拍摄、剪辑,最后也以影像作品成型。而佟飚的《唯心主义》却直接使用炭笔素描来再现中国古代绘画意境。在他们的作品中我们不难找出这样的共同点:显而易见的中国绘画元素被转换成新媒体和其他艺术形式,使用中国画传统技法的同时也有对中国画技法的抵抗,中国绘画仅仅是他们创作中形式构成的某些元素。无论他们是否在意,这五位艺术家以外部干预的方式改变水墨画,以媒体的转换来赋予传统样式的时代精神。
 
“和而不同”出自《论语·子路》,中国重要的哲学思想,“和”为和谐、恰到好处之意。为这展览取此名,意在对多元化的重提。 在中国文化遭遇世界文化和当代性的地域化定义之语境下,这五位艺术家以不同的媒介、不同的图像却运用相同的文化资源产生了新的艺术语言。相信中国传统水墨与新媒体之间还有许多可待发展和研究的地方,路漫漫兮。艺术世界,和而不同者,君子也。
吴俊勇 
 
1978 生于福建省
2000 学士学位, 版画系, 中国美术学院,杭州
2005 硕士学位, 新媒体,中国美术学院,杭州
2005-今 任教于综合艺术系总体艺术工作室
现生活工作于北京和杭州
 
个展
2011 流言:吴俊勇个展,F2 Gallery,北京
2011 吴俊勇:乱相之图,A4当代艺术中心,成都
2011 双重奏:吴俊勇个展,艺术ISSUE PROJECTS,北京
2010 鸟兽散:吴俊勇个展,Fabien Fryns Fine Art,洛杉矶
2010 彩虹末端:吴俊勇个展,艺法画廊,上海
2010 吴俊勇: 极权的肖像,F2画廊,香港
2008 “春天俱樂部”-吴俊勇个展,汉雅轩,香港
2007 “剧场”- 吴俊勇个展,中国当代画廊,纽约
2006 “天上有张嘴” -吴俊勇个展,中国当代画廊,北京
群展(选):
2012 屋漏痕—形式的承载:当代艺术展,浙江美术馆,杭州
2011 词场-诗歌计划,华美术馆,深圳
2011 阳光灿烂的日子,现代画廊,首尔
2011 光谱-当代中国独立动画,A4当代艺术中心,成都
2011 破晓,阿拉里奥画廊,北京
2010 Shadows 中国独立电影节, 巴黎,法国
2010 MADE IN POP LAND, 国立现代美术馆,首尔,韩国
2010 幕,UTS:GALLERY,悉尼
2010 丛林—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管窥,站台中国,北京
2009 灰色想象,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曼谷
2009 N現代中国の映像集,横滨电子艺术节2009,横滨,日本
2009 工作坊:艺术家是如何工作的,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2009 寓言式的后遗症 ,沪申画廊,上海
2009 黑板, 香格纳画廊,上海
2008 断舌,梯空间,北京
2008 与后殖民说再见-第三届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广东
2008 在瓦伦西亚55天,瓦伦西亚现代艺术博物馆,西班牙
2008 四节-第三届中国新媒体艺术节,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
2008 12+当代影像展映之实验动画 – 吴俊勇:Flash的肢解力量,上海当代艺术馆
2008 介入:艺术生活366天,上海证大美术馆,上海
2007 reel亚洲国际影象节,多伦多
2007 业余人间,站台中国,北京
2007 今日美术馆文献展,今日美术馆北京
2006 中国之窗,Arko美术馆,韩国首尔
2006 “黄盒子·青浦:中国空间里的当代艺术”,青浦
2006 “艺术游戏” ,何香凝美术馆,深圳
2005 寓·言:中国当代艺术展,杭州
2005 未来考古学-中国艺术三年展,南京博物院,南京
2004 迷宫-中国新媒体艺术节,中国美术学院,杭州
2003 “白塔岭当代艺术展”,杭州
2003 “少数服从多数”艺术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当代艺术家与水墨语言应保持何种关系?
 
郑宏彬 自由撰稿人
 
五楼空间的展览《和而不同》是一个理解“被民族主义者奉为承载了中国所独有的文化精神”的水墨之境况的好例子。它呈现了五位没有水墨研习背景的艺术家对这一艺术语言的理解与运用。进一步准确的说,“和而不同”展示的是五位不仅仅局限于具体某一媒材的艺术家的有关水墨的艺术品与思考。策展人罗庆民在展览文章中提到:“由于缺乏对现时性和地域性的充分认识,当代水墨不仅在世界当代艺术格局中越来越被异国情调化,而且越来越成了对传统境界的无望怀念。”这种有点严肃而又忧伤的表述,源于审美意识形态的责任感并因不愿理解和失望而显现出来。罗庆民在这句话中透露出来的普遍情绪与境况是亚洲迅速发展带动、生发、繁衍出来的“匆匆病”,它弥漫于城市空间中的所有事物和人的身上,一切经验与认知也将面临从未遭遇过的抵触——艺术也一样,艺术创作对语言经验的抵触。展览“和而不同”,实际上再次涉及预防受这一事实影响的问题,以及水墨在当下仅仅只能作为艺术语言的一种可能性的实质性问题。某种意义上来看,它并非一定要像许多文化学者、艺术家所说的那样去背负过多的文化意涵与责任。
针对这个问题,如果要进一步说明的话,我们可以从本次参展艺术家陈劭雄在一次访谈里所说的话中得到一点启示。他认为,在艺术创作中对新媒体、技术性的东西不能太过注重,因为它会让艺术创作印记一种消费社会的物性诱惑而造成某种错误性的引导。但是当我们面对它们时,假装看不见或拒绝,那又是一种不好的心态。如果你认为技术上的更新能改变个人艺术创作上的更新,也会成为一种危险。因为艺术语言与艺术观上的更新应该来自个人的思想。同样地,当艺术家面对类于水墨这样的文化资源的时候,他们也应该考虑是否真的来自思想表达的需要,才决定是否使用它,而非是出于某种意识形态的文化重构与竞争。当然,这仅作为当代艺术家与水墨一种维度的关系。
假如有人劈头就问:艺术家究竟与他们所使用的艺术语言有何种关系呢?传统文脉与当代艺术应保持何种关系?——或许艺术家会窘于回答;或许艺术家会马上发现一条引线、一个依据,即艺术语言可以让艺术家把问题与表达本身带到一条可靠的道路上去。
艺术家使用水墨,除了通过创作,他们还能有别的方式接近水墨吗?但艺术家与艺术语言的关系却是不确定的、模糊的,几乎是不可说的。倘若我们来沉思这种混乱的情形,那么我们将几乎不可避免的看到,对此情形的任何解说初听起来都是可以理解的、甚有道理的。面对致力于艺术语言更新与使用任何资源构建艺术观、表达思想的艺术家,甚至是把艺术语言放置于工具论范畴去呈现与讨论社会问题的艺术家,尤其是当艺术家的尝试乃出于一个唯一的意图,即要表明那些让人们去留心水墨以及人们与水墨的关系的可能性。现实中,我们对他们的实践都很少会产生异议。
然而,对此,人们没必要形成一种见解,贸然以为某些艺术家对水墨语言研究和水墨文化研究作了轻蔑的判断。这类研究自有其独特的正当性,亦有它自己的价值。但是,关于水墨的语言与文化研究是一回事;人们在水墨上取得的经验是另一回事。至于把人们带到这样一种经验的可能性面前的尝试是否成功,这种也许成功了的尝试在每个人那里会达到何种程度,这是我们中的无论谁都不能掌握的事情。这些不论多么着实的艺术实践在后现代状态之中,都会被朝向多元的话语消解或拼接——艺术面对正当性的全面开放,已无任何正当性可言。就如具有刷医保卡服务的药店中销售的花生油一样,因需求(可能性消费)的存在成为日常现实,甚至是真理。
针对“和而不同”当代水墨艺术展与其引申出来的水墨作为艺术语言的话题,所有讨论都可归结为水墨把人们带到能够在艺术语言上取得一种认知经验或文化构建的可能性面前。这种讨论早已存在。不过,此类讨论很少以使得在艺术语言上的可能性经验本身朝向艺术而表达出来的方式进行。在艺术家从水墨艺术语言上取得的经验中,水墨艺术语言本身把自身带向艺术而表达出来的重要性在于,作为艺术语言的水墨可以让艺术家不假思索地运用它,这样才能够保证艺术家在工作中讨论某事,进入对话并保持在对话中。这便是为何艺术语言应该让艺术家把问题与表达本身带到一条可靠的道路上去。
五楼空间此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陈劭雄、邱黯雄、孙逊、佟飚、吴俊勇也正是在这样的状态与工作之中,展现了当代艺术家对于水墨艺术语言的态度——“水墨”作为艺术语言凭其本质从远处而来,稍纵则逝地触及我们——当代艺术家仅仅创作在具有水墨语言经验的生活之中。
它存在,但无关紧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