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园-林瑞湘

前  言
 
2016 年3 月,万物复苏,春天来了。我觉得我应该走出门去遊山玩水才不负人生,但是由于各种原由不得出行,甚是懊恼。然而,柏拉图早就告诉我们,现实中所见一切皆是虚空,只有理念才是真实的。而佛也告诉了我们关于“微尘”与“无常” 的真相。于是我决定在意识上做一场“遊园”之旅,探索由微尘到虚像的进程, 以抚慰这一腔由春而来的颓废
——林瑞湘
林瑞湘
1981年出生
现生活工作于广州,2013年至今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
 
学历 
2011-2012 就读于巴黎一大-索邦大学,图像与现行艺术专业,硕士文凭
2008-2010 就读于图尔宽高等造型艺术表现学院,硕士文凭
2006-2008 就读于图尔宽高等造型艺术表现学院,学士文凭
2000/2004 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文凭               
 
2015个人项目
06/09/2015-22/09/2015 “消浑曲”, 广州黄边站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群展
24/01/2012-04/02/201 巴黎MONALISA画廊32 ruedeVarenne,75007,Paris
08/04/2012-15/04/2012 [RéalitésNouvelles] 大展,ParcFloraldeParis
12/01/2012-4/02/2012  巴黎GRANDE’terna画廊,3,ruedeMiromesnil,75008,Paris
21/10/2011-03/11/2011 巴黎THUILLER画廊,13ruedethorigny,75003,Paris
10/04/2011-17/04/2011 [RéalitésNouvelles] 大展,àParcFloraldeParis
17/06/2010-20/06/2010  法国北部图尔宽的[AVOIR]展
20/06/2008-28/06/2008  法国北部Roubaix,POLEDESCHEPPER的[ailleurs,d’ailleurs] 展
28/09/2007-21/10/2007  广东美术馆第二届新青年大展“向前,向前,向前”
23/04/2004-23/05/2004  广东美术馆首届新青年大展
林瑞湘:遊园无梦
 
      艺术家林瑞湘将新近创作的系列作品命名为《遊园》,并说:以意识上的遊园来“抚慰这一腔由春而来的颓废”。“万物复苏”本应“生机勃勃”,缘何又与“颓废”对应?这让我想起《牡丹亭·遊园惊梦》里的唱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所透示出的韶华虚度、青春愁闷的意味。
      当然,作者不是要以叙事性的方法表达所谓青春惆怅的心绪,这只是一个引子,导引出意识里的“遊园”活动,它有点像是中国古代文人的“卧遊”,透过山水画卷来悟对自然。而当展开她那有如幽室结网,构建起的层层叠叠的山石意象画幅时,我们倏然明白,这也不是“满壁江山作卧遊”的有形的山水征貌。她是那么沉寂地,用或浓或淡的圈点一步步来织就连绵的似是而非的云林之物。不少画卷看上去像是山水的局部,斑斑驳驳、晦明晦暗,而当展现全景的时候,则具有某种宋人高大山水的气象。在网结的构造中,不时会出现一些孔洞,有如山石的洞眼,又宛若画面的留白;也有部分设色的,色层似乎也没有什么具象对应物。总体上看,名为“遊园”,实则更多的是一种内心意义上的“行走”,就像她的个人项目“消浑曲”上的行动一样,她不强调再现和赋形,而是处于一种笔线与感知的胶合状态。有的画面有错假字组成的古人诗词,这似乎又构成图像与语词的另一层关系,这些词句有具体的对应内容,多传达追忆哀婉之意,但是又完全无从辨识,成了“随风飘散”的语符。
     “遊园”似乎在“遊”而不在“园”,似乎既有“遊”又有“园”。在此之前,她的作品大都是没有主题的,呈现的是一种“确定与不确定之间的状态”,而“遊园”则是她回国后,从自身思考脉络延伸出的结果。她留学法国八年,从所受的文化滋养来看,既不是纯西方的,也不是全然地皈依中国传统,跨文化的语境使得她重新思考中国文化的一些东西。她曾深受其所阅读的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的“间性”理论的影响;她又倾心于《石涛画语录》和“庄周梦蝶”的典故,并从中找到并不是非此即彼的三元交互关系的界域对应。她如此耐心地翻译了汉学家李克曼(Pierre Ryckmans)注释石涛“一画论”的篇章,画论中“俗”“无迹”“无为”“淡”的概念阐释影响了她。当然,我觉得最根本还是一画作为无法之法,作为体物方式的启发,它不拘泥,不物化,不作承载工具、进入之道,更多地体现的是一种建立于自性本体的自由境界。同时,“一画论”对她而言,在构造画面上又具有某种指示的意义。她不断连接圈点组织画面的关系,与这里面所说的“画”“墨”“笔”“腕”的联动关系,以及“一笔落纸,众画随之,一理才具,众理附之”的画理秩序形成某种暗合。
      有意思的是,从林瑞湘的阅读看,她所比较热衷的是西方诠释中国文化的书籍,比如法国华裔学者程抱一解读中国诗词书画的著述。程抱一的学习背景与法国的结构主义有关,其力图揭示的是诗词叙述背后的深层结构与推理方式,以及由此承托出的引申寓意。罗兰·巴特、石涛、程抱一以及她零星涉猎的柏拉图的“理念论”、佛教的“微尘虚空”观,这之间构成一个相互映照的主客体关系认知的网络。当然,这个网络是以她的视角而展开的。
      我不是要玄化林瑞湘的创作语义,只是想在她的意识流变的关系中捕捉到其绘画的缘由与取向。她的“遊园”由一点蔓延开来,起始其实已经奠定了某一画幅的基调,在此过程中,心境和神思带动起各种意象和语词,她潜遊于这种组织结构的逻辑之中,却既不“应物”也不喻示。她的“遊园”自然有情绪在,但是不定型,不凝滞,亦不设“梦”,虚实之间,相性之间,主客之间力图找到一种生长的方式。
 
(胡斌,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艺术管理学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