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尴尬

发布日期:2017-11-17 08:32
分享到:

       艺术家钟嘉玲在作品中表现的“尴尬”来自于平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比如,幼年学到的“打咯吱窝屁”的技能,在长大成年之后突然变为一种令人“尴尬”的事情,它还有什么用处呢?似乎一点用都没有~你不会跟人聊着天,突然说“我们来打咯吱窝屁吧!”,这样一定非常非常的“尴尬”。

 

   

       我们随机从网上摘录了一点关于尴尬的说辞在此作为引子:

 

—你说我加不加新闻学老师的微信啊?我还挺喜欢她的

—喜欢就加啊

—啊可是也没什么事,刚开始的寒暄好尴尬好尴尬啊,那算了吧

 

—好喜欢你啊

—天呐好尴尬啊哈哈哈哈哈哈我都不好意思了

 

—(卧槽他跟我说话怎么离我这么近,还老看着我的脸跟我讲话,卧槽卧槽感觉不能呼吸了,尴尬死死死死死死)

 

为了逃避跟迎面走来的熟人打招呼,我可以迅速藏匿在身旁的树林里面,或者立马掉头绕远路。(知乎)

 

 

       加州伯克利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声称,患有尴尬癌的人,要比平常人更有同情心和同理心。在我看来,他们或许只是比平常人更像是在做梦,在梦中,你总是分不清自己和别人,可能前一秒你还是一例惨剧的围观群众,还没等你额手称庆,你就成了这个惨剧的第一人称。保险起见,还是先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吧。据说,容易尴尬的人,更容易得到他人的信任和好感。

 

       最奇妙的是,在这些灾难性的时刻,我们有时会经验到一种特别的清醒、宁静和愉快。尴尬和尴尬产生的焦虑往往形影不离,但它们毕竟是两回事。焦虑是因为把自己看得太过重要,陷入死循环般的自我惩罚,而纯粹、新生的尴尬,则是这出狗血洒满的人生大戏中少有的轻盈、澄明的时刻。你从未如此清晰地看到你自己和你所处的环境,就像一部感官刺激的商业大片在你面前瞬间静音,暂停。

 

       尴尬并非虚无主义,也不全是西方哲学语境中被反复讨论的“荒诞”,倒有点像日语里的微妙。那些古怪的,奇特的尴尬时刻,就像坐在自己的尸体上凌空飞行,或许有一丁点难过,但更多的确实如释重负般的轻松和好奇,你隐隐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终于得到了休息。(百度知道)

 

 

        尴尬其实充满我们的生活,但我们却常常因为尴尬而有意无意的忽略它,艺术家的与众不同在于她恰恰把尴尬提取出来强调出来,让我们有机会透过这个偏门儿的角度重新看待生活和生活中的自己。

 

         4月26日的下午,我们想邀请大家在“尴尬”展览的结束日来聊一聊“尴尬”这个话题,届时,艺术家将和我们分享她的创作,对于“尴尬”的理解,也期待大家分享各自对尴尬的回忆,相信这将是一次愉快诙谐的体验。

 

活动时间:下午3:00-5:00

活动地点:五楼空间(东山口地铁站E或F出口 逵园美术馆三楼5Art Space)

 

 

活动回顾

 

 

 

 
 
阅读更多文章